您所在位置:  > 案例分析

想離婚先考試!

發布時間:2018-3-8

貴陽調查公司近日聽說西安法院用“婚姻考試卷”判離婚,想離婚先考試!我們一起來看看是怎麽回事吧。

問:談戀愛的時間有多久、結婚紀念日、家務事是怎麽分工的?

答:

問:在戀愛時對方說的哪句話或做的哪些事讓人感動?

答:

問:發生矛盾時誰先打破僵局,通過什麽方式?

答:

問:你在家庭中盡了什麽責任,做得好和不好的都有哪些,打算如何改進?

答:

上學要考試,找工作要考試,拿駕照要考試,但你聽說過,離婚也要考試嗎?

由法官親自命題的“婚姻家庭考試卷”,其中涉及離婚夫妻的諸多生活細節和情感態度,采用考試答卷方式處理離婚案件,再根據回答的內容來參考評判是否准予離婚。

從今年2月份開始,一份命題人是主審法官,根據答卷內容來參考評判是否准予離婚的“考卷”,在西安市未央區法院張家堡法庭出現。

法官出题“考试” 夫妻离婚先答卷

2月26日,三秦都市報記者在未央區法院張家堡法庭找到了試卷的“命題人”薛敏丹法官。

薛敏丹給記者出示了一份空白試卷,這份試卷中有“談戀愛的時間有多久、結婚紀念日、家務事是怎麽分工的”“在戀愛時對方說的哪句話或做的哪些事讓人感動”等問題,也有“發生矛盾時誰先打破僵局,通過什麽方式?”“你在家庭中盡了什麽責任,做得好和不好的都有哪些,打算如何改進”等問題。

這份試卷總體分戀愛回顧、夫妻和家庭矛盾梳理、未來展望3個方面,在法官薛敏丹看來,從試卷的回答情況,可以初步分析婚姻的真實情況,對于矛盾不大的,夫妻感情沒有破裂的,先由人民陪審員進行調解,傳授婚姻家庭生活和諧的“秘訣”,力爭調和。對于矛盾較大、調解無效的案件,再開庭審理,快審快結,從而有效節約了庭審時間和司法資源。

案件審理中爲什麽要考試?

“婚姻家庭考試卷”的構思,薛敏丹是受到外地法院做法的啓發而來的。她說,去年她曾看到外地法院有此類做法,夫妻雙方對答完的試卷相互進行打分,根據考試得分,法官來參考權衡,再通過詳細調查綜合評判,判斷是否准予離婚。但與外地法院做法有區別的是,她的這份試卷不進行打分,在原有的基礎上,增添了一些特殊的問題。“婚姻家庭考試卷”並非真正意義的“考試”,只是希望了解當事人婚姻的真實情況。

薛敏丹告訴記者,離婚糾紛案件的開庭審理是圍繞感情是否破裂等焦點問題展開的。夫妻雙方離婚,有很多表面的東西一般看不出來,但通過試卷就能了解到,通過讓夫妻雙方做試卷來加以考察,有助于判決更加公正。另一方面,考卷不僅是爲了檢測二人感情,更重要的是通過試卷,二人可以從家庭、倫理道德、責任感等角度出發,回憶起夫妻之間的點滴,從而也能起到挽救婚姻的作用。

這份考卷真的有用嗎?

從今年2月初開始,薛敏丹法官的這份“婚姻家庭考試卷”開始投入到實踐當中。在庭審前的調解階段,征得雙方當事人同意後進行。在離婚案件中,也會遇到一方當事人不同意的情況,按照正常程序,試卷不適用時,則迅速轉入下一個訴訟程序,但在這個過程中,薛敏丹還是會盡最大努力來勸說,希望當事人能冷靜下來,自己多付出一份努力,就能更多地去挽回一段婚姻。

目前已有十多對當事夫妻填寫了這份“婚姻家庭考試卷”,從效果來看,可以說喜憂參半。

前不久,薛敏丹審理兩起離婚案件,兩對年輕夫妻都填寫了這份試卷,從試卷回答情況可以看到兩種不同的態度。一對博士夫妻,在填寫試卷時,很多問題都沒有做出回答,甚至在矛盾梳理和未來規劃改進等問題上都不願回答,有些問題更是用“是”“否”等一個字來應付。薛敏丹說,從試卷情況可以看出,他們對目前的家庭生活已經完全失去了信心,初步判斷兩人的感情已經破裂。目前,兩人就孩子、財産分配等問題還在協商,達成一致後,法院將准予離婚。

另一對年輕夫妻,女方提出離婚,女方指控男方愛上網玩遊戲,不照顧孩子,生活常常受到男方家庭的幹涉。在試卷評測後,男方對于每個問題,回答得都很仔細。在未來改進方面,也很誠懇地說出了自己的不足和下一步改進內容。而女方在試卷回答方面,也很詳細地寫出了過往戀愛時的美好情景,在未來改進方面也提出了自己的想法。最終,當法官將男方的試卷拿給女方後,女方態度出現了很大改觀,這對夫妻故而沒有離婚。

貴陽調查公司同樣認爲離婚並不是解決問題的唯一方法,如果愛,請深愛。


第1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