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位置:  > 案例分析

女人怎麽樣才能遇到對的人?

發布時間:2018-4-24

女人怎麽樣才能遇到對的人,今天貴陽私家偵通過這個故事就來告訴你,女人做到這一點才會遇到最對的男人!

午夜凶鈴

半夜三點,我接到了芸的電話。

起初,電話裏只有隱隱的啜泣聲,然後爆發出一陣大哭:

“薩蒂,他又出軌了,這次是認真的,他要跟我離婚!”

芸此刻住在香港的豪宅裏,帶著2歲的兒子。她是個白富美,家裏做建材生意,早就移民加拿大,然而這些並不能使她的痛苦比任何一個被丈夫背叛的普通女子少。

我的渣男老公

我跟芸相熟很久,這已經不是她丈夫第一次出軌了。她和丈夫長期兩地分居,她在香港,丈夫在北京。一開始,丈夫找了個妖冶的女律師,並且大言不慚地告訴她。她哭鬧了一翻,也沒什麽結果。

從那以後,丈夫更加有恃無恐,公開找情人,一個接一個,直到這一次,他碰到了一個跟他勢均力敵的名校女,風情萬種、野心勃勃、家境雄厚,他徹底淪陷了。

其實,芸和丈夫也有著電光火石的開始。他們相識于美國,一起賞櫻花、一起泡圖書館,出沒于紐約和波士頓的各種派對,揮灑青春年華。

後來丈夫想海歸,芸二話沒說,就辭掉了紐約的工作。彼時,她已是紐約時尚圈的一名設計師。他們定居在香港,很快孩子出生了,芸就做起了全職主婦,而丈夫則前往內地做生意。

冷淡冷淡

丈夫對她突然冷淡,是從孩子出生後開始的。因爲怕吵,丈夫搬到了書房。此後,他們的性生活就越來越少,丈夫好像對她失去了興趣。每次進行到一半,就軟了,最後連碰都不碰她了。

沒過多久,丈夫就出軌了。

她痛苦得幾乎要死過去,以至于專門跑到台灣,找大仙兒把自己的名字都給改了。大仙兒說,這能轉運。

一開口就哭的渣男

作爲芸的朋友,我是了解芸的問題在哪裏的,只是當局者迷。

我問芸:“你知道你老公爲什麽出軌嗎?”

她泪水涟涟地望着我:“ 是不是因为我生完孩子,没有吸引力了。”

为了更好地帮助芸,我找到了她丈夫JackAss (以下简称JAS)。没想到,这个人人喊打的大“渣男”,一开口就哭起来。

“剛回國那年,我工作壓力特別大。我是香港人,又在國外長大,根本融不進內地的圈子,一年瘦了十幾斤。可是芸非要生孩子,我工作太累,結果就陽痿了。她和她媽全國各地給我找藥、針灸大夫,逼我喝了整整一年的中藥,你知道那藥多苦嗎?後來孩子生下來了,我再也不想做愛了。“

“我覺得芸根本不愛我,她只是利用我!”

聽了她丈夫的哭訴,我驚訝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,心中充滿了對這個“渣男”的同情。

“每天晚上,看見芸躺在那裏,我腦中浮現的全是”造人運動”的壓力,一點欲望都沒有了。”

我發現,JAS得的是一種精神陽痿。而導致他陽痿的,正式芸的控制。

那是一種咄咄逼人的軟弱。

命運的輪回

我沒有把JAS的苦悶告訴芸,而是建議她先去學習“幸福力”

我知道芸的童年經曆,2歲時,爸爸出軌、媽媽帶著她離婚。一如現在的芸。

芸的控制欲還來自她的媽媽。她有個控制狂媽媽,要解決芸的問題,一定要從她媽媽這裏入手。

芸的媽媽是個女強人,離婚以後,自己帶著孩子倒騰建材,成了富甲一方的女老板。但內心的創傷從未被療愈過。

她喜欢控制,而控制的方式就是通过“照顾” ,照顾女儿、照顾客户、照顾亲朋好友,她以一种吞没人的热情把周围人全“照顾”跑了。而芸完美地承袭了她这一点。

她無微不至地照顧丈夫的生活起居,不分青紅皂白地跟他生孩子,連回北京的機票都提前訂好。這種綿綿密密、無孔不入的”照顧”令JAS窒息。

這種“照顧”的背後,散發著濃濃的絕望——你不要離開我!

愛你愛你

當芸終于看到了這一點時,她心裏釋然了:“老公經常跟我抱怨:‘你變成了另一個你媽媽!’,我現在才明白怎麽回事兒。”

“薩蒂,我錯了,我覺得我剝削了他!生完孩子,我們全家人都圍著孩子轉,沒有人理他,他紮了一年的針灸,吃了一年的中藥,他一定覺得自己像是個被人用完就丟的垃圾!”

這是一種超脫于互利關系之上的大愛,是一種慈悲心!芸的靈魂揚升到新的高度!

當看見丈夫的內在小孩兒,芸便不再把自己擺在被害者的位置,她已經被療愈了。

我的幸福我做主

可是丈夫已經跟情人有了很深的感情,回頭不易。要想挽回婚姻,當務之急是解決“性”。JAS是一個性需求非常旺盛人,而且他對性生活的質量要求也非常高,他喜歡細致入微的層層體驗。這些都是芸一無所知的領域。

“原来我们要成为充满魅力的女神!” 芸激动地写下她的心得。

幾個月後,芸發微信給我:“我們和好了。”

雖然性生活恢複了,但我知道芸丈夫心裏對她還是排斥的,因爲多年的控制已經讓他産生了很大的心理陰影。要想徹底解決,必須讓芸獨立起來。

我故意刺激芸:“其實該做的你都做了,這樣的渣男也沒啥好的,離了也行。”

芸立刻激動起來:“不行,我不能離婚,離開他我養活不了自己和孩子。”

我说:“你这么年轻,又是白富美,随便做点儿什么不能起来,你何必为了钱跟他挂在一起?” 而芸的回答令我震惊:“我虽然有钱,但我没有挣钱的能力。母亲虽然给我挣下大笔家产,但我总害怕有天它会不翼而飞。”

針對她的這種金錢焦慮,她慢慢能正視自己了。她說:“我是美國名校的設計系畢業,我怕什麽呢?”她開始聯系N久不聯系的同事、校友,並且利用她媽媽的關系拓寬人脈。

廣告

她越來越自信,對丈夫的依賴心逐漸消失了。

她終于活出了“白富美”的本來樣子

不過芸還是選擇了離婚。離婚後的她撿起了設計,在家族財力的支持下,很快在香港時尚圈混得風生水起,成立了自己的服裝品牌。

現在老公天天追在屁股後面求複婚。

但是芸說:“我不著急,我想好好享受第二次戀愛的滋味。”她和前夫現在每周都約會一次,看看電影、話劇,重溫舊日的美好時光。

她身邊還有衆多追求者,從富二代小鮮肉,到才華橫溢富豪藝術家,她說:“這一次,我可得好好挑挑。”

看完这个故事你现在知道该怎么做了吗?貴陽私家偵探就先为您讲到这,如果您还有什么问题,可以来询问貴陽私家偵

貴陽私家偵探


第1頁